1. <optgroup id="yavct"></optgroup>
    1. <legend id="yavct"></legend>

      地球研究員牛書麗:常懷探索之心

      2019-05-20 09:54 中國青年報

        每年的5月初到10月初, 是青藏高原若爾蓋地區植物的生長季, 也是野外科考的最佳時期, 這期間, 牛書麗和她的團隊基本都會駐扎在那里。

        前不久舉行的第十五屆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頒獎典禮上,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牛書麗帶來了她課題組的所有女學生,而在這場精心打扮的盛會之后,她們便相繼啟程,套上野外工作服,前往位于青藏高原的紅原高寒草甸定位研究站。

        化石記錄顯示, 地球對溫度變化非常敏感。學界認為,氣候變化可能會使地球生態系統發生重大改變。但是如何改變、又為什么變化?這正是牛書麗研究的課題,她和團隊一直致力于解密全球變化和陸地生態系統之間的關系。

        “自然資源的短缺及環境的惡化如今已經成為整個地球的威脅。”牛書麗說。因此她們把目標對準被譽為“生物演化天然實驗室”的青藏高原。

        青藏高原比地球上其他地方對氣候的變化都更加敏感, 在這里,科學家們能迅速捕捉到氣候變化影響的信號。而這里生態環境的演變, 在很大程度上也決定著陸地生態系統對氣候變化的反饋。

        所以牛書麗帶領團隊在青藏高原若爾蓋地區建立了紅原高寒草甸定位研究站,開展著異常艱苦的野外研究工作。

        對于牛書麗和學生們來說,生命季節似乎不是按照春、夏、秋、冬來劃分的,而是和高寒草甸一樣,每年只分兩季:生長季和非生長季。

        為了掌握高寒草甸生長季的一手資料,牛書麗研究團隊每年都要拿出半年時間待在研究站里。

        談及在高原研究站的工作場景,她的學生們想了半天,總結道:“我們看起來就像農民,面朝黃土背朝天!”

        盡管艱苦,但他們明白科學家需要接地氣,雖然嘴上講的是“地球”“生態”“人類”這樣宏偉的故事,但真正要獲得有價值的資料,還是得把雙腳實實在在插進泥土里。

        牛書麗一直身體力行地激勵著身邊的年輕人。在建立紅原研究站之前,她還在內蒙古從事了長達8年的野外工作。

        在渾善達克沙地里做光合實驗, 她一個人背著20多斤的光合儀, 一走就是一整天, 翻山包、爬沙丘。沙丘被正午的太陽烤得滾燙, 牛書麗的鞋底幾乎都要被沙地燙化了。她想:“植物都能適應這里的環境,人怎么會承受不了呢?”

        對于牛書麗來說,野外考察的苦往往都會被科學發現的甜掩蓋。燙化的鞋底換來了沙地植物生存機制的揭示,為了科學發現那一刻的興奮和喜悅,她覺得一切都值得。

        “我媽太好學了!”牛書麗的女兒也跟她一起來到了頒獎現場,談及對媽媽的印象,小姑娘說:“她就算陪我去博物館,都會拼命讀那些植物的簡介,看半天也不肯走,感覺她有好多東西要學。”

        就像在5月里努力積蓄營養的高寒草甸一樣,牛書麗似乎永遠都處在人生的“生長季”之中。

        盡管由于長期風吹日曬,她的皮膚看起來有些干燥粗糙,但這點損失完全不能與科學發現給她帶來的興奮和刺激相比較。

        牛書麗團隊通過在青藏高原的長期定位研究,揭示了高寒草甸生態系統對氣候變暖、降雨格局改變以及氮沉降等全球變化因子的響應及機理;通過對全球觀測和控制實驗的整合研究,揭示了陸地生態系統的溫度適應性和氮循環的基質調控途徑,為更準確地預測未來陸地生態系統的變化提供了實驗證據和理論依據,為全球生態環境變化研究作出了中國的貢獻。

        當下,牛書麗團隊又汲取大數據方面的新知識,利用數據挖掘對陸地生態系統聯網觀測和聯網實驗數據進行整合分析, 揭示了陸地生態系統關鍵地表過程的大尺度格局及其環境調控因子和機制。

        “常懷探索之心。”能夠取得現在的成績,這是牛書麗的訣竅之一。

      責編:樊俊卿
      分享:

      推薦閱讀

      韩国三级2019电影在线观看